欢迎来到本网站!

大富豪国际娱乐|大富豪国际娱乐城|大富豪娱乐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智能硬件 >

对话陌陌唐岩:三观是招人首要标准

来源: 网络整理 作者: 采集侠 发布时间:2017-03-21

自陌陌创办以来,因“荷尔蒙社交”一直饱受争议,其CEO本人也被贴上了“痞子”的标签。但在陌陌CEO唐岩看来,这两个说法一个都不成立。

2017年3月7日,陌陌发布了自其上市以来最亮眼的一次财报。财报显示,2016年四季度公司净营收2.461亿美元,同比增长524%。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,公司净利润9150万美元,同比增长675%。如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,归属于陌陌的净利润为8380万美元,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610万美元。更重要的是,一直困扰陌陌的用户增长瓶颈终于突破,其月度活跃用户(MAU)首次突破8000万人门槛,达8110万。

搭载直播业务的陌陌在2016年迅速崛起。但事实上,公司此前经历了一段不为人知的低谷。陌陌联合创始人、COO王力对《财经》记者说,上市之后有段时间唐岩特别焦虑,天天下班一个人去酒吧喝酒。“过去一年我们的用户增长是比较缓慢地增长。”王力说,“有段时间我非常焦虑,神经衰弱,晚上长期地失眠。”

在很多人看来,唐岩是一个道德感没有那么强,善恶观也没有那么清晰的人。有人说他是一个“痞子”。但陌陌平台上管理规则严苛,对低俗的容忍度也很低。“我们一直都是守法公民,我们从来没有受过任何的处罚,我们从来没被约谈过。”唐岩在接受《财经》专访时说,“互联网企业家比三观没有人比得过我。”

以下为专访摘要

如果没有抓住直播的风口会怎样?

《财经》:陌陌自2014年底上市以后度过了很煎熬的一段时间,对吗?

唐岩:我们是在曲线最漂亮的时候上市的,之后互联网红利消失,大河不进水了,在产品上又取得不了突破,整体上到了一个瓶颈期。

《财经》:陌陌是靠直播突破瓶颈的吗?

唐岩:对。我2015年开始想做直播,当时不知道会做成现在这个样子,就觉得我们的人上来很多碎片化的时间没有打发掉。当时想得更多的,就像去后海,在酒吧里呆着的时候,我希望现场有一些轻音乐的表演,我是有意愿付费的。

后来走成现在这个样子,多样化、平台化,之前没有想得特别清楚。当时手头上还有一些更加确定性的事情要做,这个带有不确定性,又没有参照物,所以做起来就拖拖拉拉。正儿八经大规模开始搞还是2016年四月份。拖了一年多。

《财经》:为什么拖了一年?

唐岩:手头没有合适的人选,找人就找了半年,做事比较拖沓。

《财经》:多数大的战略往往会因为拖拉而流产。为什么直播反而做起来了?

唐岩:直播和平台的属性是匹配的,所以它生长得很快。直播最终拼的是留存率。留存率怎样才能提高?比较好的方式是有好的社区氛围。在这方面,我们是通过群组、点对点的社交关系、IM的功能在维系。

另外,陌陌社交属性大于内容属性。直播是我们社交平台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而已,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做直播,利润率更高,在流量的采购上,我们几乎没怎么花钱。我们也很敏锐,觉得这个方向是对的就开始了。

《财经》:什么时候觉得这个方向是对的?

唐岩:2016年一、二月份。我们开始尝试,把一些流量往平台化的直播里面导,发现效果不错。

但当时不是特别确定,要反复地去数据验证——它对平台整个生态的影响是什么?会不会别人看了直播就不聊天了?会不会影响社交关系的成立?用户多少时间分配在直播上?多少时间分配在原来的功能上?会不会对原来的功能有伤害或者抢夺时间?

验证数据又拖了两三个月。现在来看不但没有影响,反而有促进。在四月份的时候就做得更大胆一点。

《财经》:陌陌这两年尝试最多的是内容建设吗?

唐岩:是的。我打过一个比方,原来开放式的社交平台像个广场,人进来就是找人,只有这个功能;现在添加了内容,有点像小商小贩,甚至有一些主题式的东西进驻。内容丰富起来,大家来的话,可玩的东西更多了。

《财经》:在直播之前,还做过什么内容尝试?

唐岩:贴吧是一个内容建设的尝试。我很后悔关掉。

当时傻B呗,就是看书看多了,动不动要做什么减法。这个东西也挺费神的,当时大概能覆盖DAU的20%,其实是很高的比例了,但是我那时候不满意,觉得与其这样,还不如砍掉。砍掉之后用户抗议了差不多一年,我们顶住了。但我还是觉得做错了,这个事情做错了。

《财经》:什么时候意识到做错了?

唐岩:很早就开始意识到做错了。砍掉之后再去恢复,不是一个面子的问题。我们内部不断有声音在说,砍掉也没什么,应该有更好的表达方式。但后面更好的表达方式还不如以前的这个,所以是比较后悔的一个事情。

《财经》:内容建设是帮助我们提高活跃度吗?

唐岩:也不是活跃度,你需要更多的维度去联系人和人。因为我们跟微信不一样,人家是带社交关系来平台的,我们是孤零零一个人来的。一个人来,在这个广场里面有很多不利的因素,有社会的险恶,通过什么样的纽带把他们串起来,这个是要去想的。

《财经》:陌陌直播的生态是怎么形成的?

唐岩:有些生态是自发的,有些生态是我们进行引导的。一方面跟我们的用户有关,另一方面也跟编辑部的喜好有关。比如说我们不太喜欢做游戏的主播,推荐位上权重就会降得比较低。

《财经》:你有观察过其他竞争对手吗?比如快手、映客?

唐岩:首先我没有其他应用,这些我都没有,什么映客、快手我都没有,我也没装过,也不是他们的用户。这个没有什么可难理解的,为什么要观察?

《财经》:今日头条也在做直播。

唐岩:搞不清楚,因为我也没有今日头条。

《财经》:作为CEO,你每天在关心什么?

唐岩:处理一些公务,看看新闻呀。

我不太关心别人做什么,我还是觉得自己做什么更重要一点,我是希望躲在一个地方,大家都不认识我,最好。

《财经》:大量平台都在切直播,陌陌压力大吗?

责任编辑:采集侠

资讯要闻

Dedecms:pagebreak 分页控制数量

观点锐评

资讯排行

首页 - 资讯要闻 - 观点锐评 - 智能硬件 - 资本动态 - 专家专栏 - O2O活动 - 数据驱动 - 案例分析 - 图说天下
电脑版 | 移动端
Copyright © 2002-2014 大富豪国际娱乐 版权所有

返回顶部